平民眼中的希腊:退出九年援助计划,这是新征

2019-04-27 16:51

2009年,希腊债务危机爆发,此后国际社会开启了三轮救助计划,以帮助这个国家走出危机。2018年8月20日,漫长的救助宣告结束,通过过去近九年的三轮救助计划,希腊避免了经济的完全崩溃,同时整个欧盟的经济也得以挽救。救助计划已经结束,希腊人民的生活有什么改变呢?让我们去听听那些希腊民众的声音。

每经记者 余佩颖每经编辑 王晓波

图片来源:摄图网

他们的净工资减少了至少30%,而退休金也严重缩水。作为一名医生,我的父亲不得不支付两种不同的养老金,然而他最终只能领到其中的一笔,当被问及希腊债务危机所带来的影响时,Anastasios Belesiotis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这样讲述道。

30岁的Anastasios是美国康奈尔大学理工学院的一名学生,他在雅典出生、长大,他的父母也生活在这里。

2009年希腊债务危机爆发,投资者人心惶惶,次年希腊国债更是被评为垃圾债券,敲响了金融市场的警钟。在那之后,国际社会向希腊政府开展了经济救助,而就在3天前,这场为期3轮长达近9年的救助计划宣告结束。

该计划的结束是希腊和整个欧洲的历史性时刻。希腊正在重新获得其在欧元区的合法地位,并在经济政策制定方面拥有了更大的自主权,欧盟委员会负责经济事务的委员皮埃尔莫斯科维奇(Pierre Moscovici)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道。

危机之下的希腊

Anastasios的母亲是一名高中教师并在她所教书的学校任职校长,他的父亲是公共部门的一名兽医。因为父母都在国家公共部门任职,这场债务危机直接将Anastasios的家庭置于风暴之下。

危机的影响并不是立即就能感受到的,普通人能够明显感受到影响应该是在2010年到2011年左右,当薪资和养老金第一次被大幅削减的时候,Anastasios回忆道,我的母亲去年退休,然而她在5~6个月后才开始收到退休金。此外,付给退休人员的一次性支出福利也大幅缩水,减少了近50%。这样的事情同样发生在我父亲身上。

债务危机的发生以及随后而来的一系列紧缩政策让希腊人的收入大为减少,银行存款总额也大幅缩水。2018年第一季度的存款总额为403亿欧元,其中希腊本地存款达到384亿欧元,占比95%。而在十年前,希腊本地存款为553亿欧元,占据总存款数额的78%,希腊国家银行(National Bank of Greece)发言人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讲述道。

2015年,在充满挑战的宏观背景之下,以及对希腊退出欧元区(Grexit) 的担忧导致了存款外流加速,资金流动性压力持续加强。在2015年7月实施资本管制后,希腊各大银行进入了为期20天的银行假期,这也是为了避免了出现失控的银行挤兑以及希腊银行体系的彻底崩溃,前述发言人进一步表示。

九年前,希腊处于世界舞台的聚光灯之下,然而这一次却不是因为它悠久的文明,更与它绮丽的风景无关,而是缘于一场债务危机。危机爆发后,欧元区国家以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以实施紧缩改革为条件向希腊政府施援。危机之下,退休人员并不是唯一深受影响的群体,本应踏上寻梦征途的毕业生也在这场危机中为求一职而历经艰难。

我有一位非常有才华的朋友,攻读传媒相关的专业,为了找到一份在广播电视行业的全职工作,他努力了数年。今年,他终于在国家电视频道找到了一份工作,在这之前他只能在一些小频道做兼职或者做一些个人的项目。然而这件事如果放在2006年,其实会容易许多,Anastasios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分享了他身边朋友的亲身经历。

当这场危机如一团久久不散的乌云笼罩在希腊上方时,个体的命运也随之被改变。Anastasios告诉记者,他的另一位朋友本是工程专业的毕业生,毕业后花了一年时间寻一份能源行业的工作却未果。最后他的这位朋友做了一个完全改变他职业规划的决定,在家族服装店开始工作,这与他本来的志向背道而驰。

然而,这还只是发生在技术、金融、咨询、建筑等高技能劳动力身上的情况。那些未受过高等教育或着未拥有高等技能的工人面临的情况只会更糟,尤其是生活在农村地区的工人, Anastasios说道。

另一方面,危机之下,旅游业仍然是希腊经济的重要支柱。尽管面临危机,一些受欢迎的以及知名度高的旅游目的地仍然表现良好,Anastasios表示。

记者查阅世界旅游业理事会(World Travel Tourism Council)早前的一份报告发现,2013年旅游业对希腊GDP总贡献额达到283亿欧元,占GDP的16.3%。预计到2028年旅游业将占希腊GDP的22.7%,达到近四分之一的水平。

图片来源:摄图网

救助计划不会弥补经济衰退,日常生活也不会立即改善

整个危机和救助计划推动了希腊的改革,这些改革对希腊来说是必要的,并且必须以某种方式来展开,Anastasios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然而关于救助计划对希腊实体经济的影响,我认为它除了拯救银行以及允许国家继续支付工资、养老金和偿还债权人之外,并没有产生较大的积极影响,救助计划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改善实体经济。

当然,无论是买房还是租房,价格变得便宜得多,然而其他大多数商品,如服装,食品杂货等,都保持着相对较高的价格。救助计划对就业和工作条件的影响相当不好,因为在过去的8年里,许多人失去了工作,许多公司因重税而倒闭,当被问及以紧缩政策为条件的救助计划带来的影响时,Anastasios这样总结道。

在落实一项全面的且前所未有的改革方案的基础上,希腊在稳定支援项目下(stability support programme),总共获得了619亿欧元的贷款。这笔资金帮助希腊满足了其融资的需求,对其金融部门进行了资本重组,并且帮助希腊建立了240亿欧元的现金缓冲,一位欧盟委员会的发言人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道。自2010年以来,通过三轮救助计划,希腊共计收到2887亿欧元贷款,其中2566亿欧元的贷款由欧洲的合作伙伴提供,剩下的321亿欧元来自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8月20日希腊正式退出救助计划,那团常年笼罩在这一文明古国上空的乌云似乎在渐渐散去,这是否意味着曙光已经开始照亮这片土地?

救助计划的结束不会弥补这十年希腊的经济衰退,大部分人的日常生活也不会立即得到改善,这仍然需要数年才能让所有社会阶层感到有所改善,Anastasios向记者坦言。此外,他还提到,有一项新的劳动立法现在尚未完全实施,因此许多人在救助计划完成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仍将受到负面影响。

记者查阅欧洲中央银行的数据发现,希腊的失业率自2009年开始逐年攀升,在2013年7月达到峰值27.91%后开始回落,在2018年5月降至19.5%,然而现在的失业率水平仍然比危机前高了整整10%。 欧盟委员会的发言人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2015年7月,欧盟委员会启动了希腊就业和增长的新起点计划,以促进希腊最大限度地利用欧盟的资金来稳定经济,促进就业、增长和投资。

Anastasios也肯定了这些年发生在希腊的那些积极的变化,他说道,事情的确变得更好了。公司在开放职位,在过去的5年间也出现了许多初创公司,当他们找不到传统的工作时,在危机之下往往变得更富创造性。如今雅典出现了一股创业潮,其中像Blueground、Beat以及Workable这样在全球取得一定成功的初创企业,更是为未来铺建了更光明的道路。Anastasios也向记者提到,他的一位朋友在一家跨国公司工作,一开始起薪很低,而现在情况已经好转了。

站在十字路口,每一次的选择都或将影响未来前行的方向,面对这样的境遇,每一个希腊人都在期许在不久的将来与希望相遇,再现那个兴旺的希腊。

分享到:
收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