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王安石活着,会怎么解决房价问题?

2019-03-27 10:18

《管子》一书中说,物价之所以上涨,是因为人君不能运物通物,物有所不能运,有所不通,才是物价上涨的根本原因。

物通,则天下不乱,百姓皆可得物之利,以生儿育女。大家的生活都会很富裕很安泰。如果物不通呢?这时候商贾就出现了。他们发现,这里少这个,哪里缺那个的,任何局部物的不通,都会造成物价上涨,他们本身并不生产任何商品,他们只是充当搬运工,负责在政府通物功能不足的情况下,对政府的运通能力,进行补充。只有在政府运通能力占主导地位,商贾可以利用自己的运通能力,为政府提供运通能力补充的情况下,商业才是有益的。而一旦商贾从毛细血管层次的运通能力,壮大到了大动脉的层次的运通能力,商贾就会表现为纯粹的危害,这个国家离灭亡就不远了。

人君有道,物通,百姓食利,天下皆富。人君失道,物不通,商贾食利,天下皆贫。

商业第一定理:只有物不通的情况下,商贾才有产生和生存的可能。商业第二定理:只有物不通,物价才会上涨,商业才有牟利的可能。商业第三定理,物越不通,商业的利润越高。商业第四定理:通过囤积居奇,可以人为的制造物的不通,并以此牟利。

如果一个国家被商贾控制,结果就是国家越来越穷,百姓也越来越穷,只有商贾地主和资本家们,越来越富。富起来的资本家们,他们再利用自己的钱,控制官僚系统,让官僚系统为他们服务,为他们提供保护,提供权力援助。国家就生病了。

因为人君失道,北宋就得了这种病,尽管民间由商贾和地主所主导的经济很繁荣,但是政府却积贫积弱,整个国家物价飞涨,百姓也被寄生的资本家们掠夺得民不聊生。大宋王朝生了一场大病。

这时候出现了两个人,要给大宋王朝治病。抱负远大的宋神宗,和才智卓绝的王安石。治理国家的病,和治理人的病,道理上都是相通的。所以我们平时会说上医治国。宋神宗有一颗强大的心脏,王安石则是那个可以治国的良医,他们开始了对大宋王朝的治疗。

我们前面说了,之所以物价飞涨,是因为物不通。继而又被商贾们乘其虚弊而操纵了市场和物价,所以国家的病才会越来越严重。针对这些问题,王安石是怎么辨证施治的呢?

首先,王安石利用均输法来为政府掌控交通物流和贸易。均输法的精髓是徙贵就贱,用近易远。它的原创是西汉时期的桑弘羊,为西汉打击投机倒把立下了很大的功劳。商贾之所以能够投机牟利,就在于他们可以通过控制交通物流和贸易,让本来不贵的东西变的很贵。他们还故意的阻断供需,让本来可以很便宜就能买到的商品变得买不到。而均输法的变革,由政府来主导交通物流和贸易网络,这就等于是用两把刀子,插入了资本家们的心窝里。

桑弘羊变法和王安石变法,都着重的使用均输法来打击资本家们的交通物流和贸易网络。因为要通物,政府必须得先掌控能够使物相通的交通物流和贸易网络。

这也可以看出来,如果一个国家的物流和贸易网络,被资本家来掌握的话,会有多么的可怕。一旦他们掌握了交通物流和贸易网络,他们可以随心所欲的决定让什么商品可以通,让什么商品不可以通,可以随心所欲的操纵商品的稀缺程度,可以随心所欲的操纵物价,可以随心所欲的投机牟利。

接着,王安石使用市易法来打击资本家们对市场的操纵。朝廷设置市易司,规定政府可以用低价保护价,来收购市场上过剩的商品,等在紧缺的时候,再高价卖出去。这相当于直接砸了资本家们的投机倒把饭碗,一方面可以通过政府的居间调剂,平易物价,还可以增加市场的交易活跃量。另一方面,可以保护消费者,不被飞涨的物价所掠夺。第三,那些投机倒把的资本家们,他们的买卖投机,都要面对政府深不见底的对手盘,很难再随心所欲的操纵市场价格。

如果使用市易法来给现在的房地产市场去库存,就太简单了。直接在北京设置一个市易司,规定卖不掉的房子,都低价卖给中央政府,比如两千块一平。政府收购了大量的房地产库存之后,市场上的房子供给就减少了,这时候购房需求就会增加,中央政府再加一千块钱,三千块卖给老百姓。老百姓买到了三千块的平价住房,中央财政部,赚了一千块差价。这一笔买卖赚的钱,都够造很多支航母编队了。

针对资本家们的金融掠夺,王安石又推出了青苗法。资本家之所以能够有机会掠夺老百姓,就在于他们是乘人之危,乘人之虚,乘人之弊。看大家青黄不接的时候,人不能不吃饭不种庄稼,所以资本家们就放高利贷来盘剥百姓。

而青苗法的推出,则是政府直接提供普惠金融服务,在青黄不接时,百姓可以向政府申请贷款,等粮食丰收了,再连本带息的还给政府。这样就把资本家们的高利贷生意给消灭掉了。而且国家财政通过普惠金融,还可以实现资本的增值。

现在的校园贷,网络小贷等等民间高利贷,按照王安石的青苗法,都可以轻而易举的消灭掉他们。方法非常简单,政府直接提供普惠金融服务。有了低利率的金融服务,而且还是政府主导的,谁还会去找高利贷呢?高利贷面对政府所主导的普惠金融,可以说是毫无竞争力。

同时,王安石为了改变中央被官僚集团架空的情况,还进行了机构改革。为了打击资本家们偷税漏税,还制定了方田均税法,来进行财税中央集权。为了鼓励百姓兴修水利,还以政府贷款的形式,通过金融支持,来扶植百姓兴修水利振兴农业。我们现在天天讲金融服务实体经济,都做了什么呢?再看看人家王安石,那才是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大师。对军队,教育等领域,王安石也都进行了通盘的改革。面对北宋这个几乎病入膏肓的国家,王安石的变革,每一招可以说都切中要害。而且,王安石变法,效果也立竿见影,让国家的财政收入几年间就增加了八倍,顿时国力大增。

那些害虫人们的饭碗都被砸烂了,他们自然的不会甘心。于是,他们联合起来开始反对王安石变法,破坏王安石变法。

这些保守派,为了反对变法,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他们故意的断章取义曲解孔子的话来反对变法。孔子说,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于是他们就说文人士大夫不可以言利,不能成天想着怎么给国家财政挣钱。把天下利益,拱手让给资本家,才是天经地义。可见这场变法,敌人有多么的强大,又有多么的无耻,宋神宗和王安石有多么的孤独。

因为变法的阻力实在太大,之前通过变法,政府财政也积累了一些钱,于是宋神宗想通过用征讨西夏的胜利,来给变法立威,壮大变法派的队伍。然而,宋神宗两次对西夏的军事行动都失败了。为什么失败呢?因为朝中的保守派不希望看到宋神宗在军事上成功,再通过军事上的成功来助推变法的推行。所以这些保守派就勾结夷狄,故意的破坏宋神宗对西夏的战事。

对西夏的军事失败,对抱负远大的宋神宗的精神打击非常大,没过多久他就英年早逝。随着宋神宗的驾崩,变法随之被保守派废止。变法废止之后,仅仅过了四十年左右,北宋就重病身亡,一命呜呼。

分享到:
收藏
相关阅读